《短篇.有你的咖啡店》

 


掛在門上的鈴鐺在他推開門時發出清脆的聲音。

他環顧四周,隨意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下來。

時間是下午兩點左右,午後的冬日陽光斜射進落地窗,讓空氣中透著一絲暖意。



這間咖啡廳座落在一處寧靜的社區裡,若不是前陣子搭公車經過,他還真不會發現到這個小天地。

店裡大多是隻身前來的客人,各自專注於眼前的電腦或書本,沒什麼吵雜的聊天聲。

角落裡的黑膠唱片機正放著經典歌曲Corcovado。João Gilberto醇厚的嗓音和Astrud Gilberto慵懶愜意的唱腔交錯,彷彿他們從未分開過。


他從包包中拿出一台老舊相機,一本黑色革製記事本,還有零散的幾隻筆。

在將黑色的圓框眼鏡輕推上鼻樑後,他翻開記事本開始記錄起來。


這是他今天去到的第二間咖啡廳,也是這個月到過的第十三間咖啡廳。


看他如此瘋狂於美食與咖啡,不知道的人大概會以為,他是什麼評論家吧。

其實他只是個喜歡用週末時間,去未知地方作小小探險的人罷了。


「要點什麼呢?」


身穿紅藍交錯格紋圍裙的女店員親切地從他身後問道。


「不好意思,我看看。」


沒想到店員來的如此之快,他拿起桌上的菜單,迅速掃了一眼。

在來之前他就查過這間店的資訊了,所以做決定並不費時間。


「請給我一份生乳酪蛋糕,還有一杯美式咖啡。」

「好的。」女店員邊微笑著邊記下他的要求。

「啊!」一瞬間的念頭讓他改變了心意。

「不好意思....請幫我把美式換成拿鐵好了。」他猶豫後說道。

「好的沒問題。」女店員再次點頭確認,接著轉身走回櫃檯內。她咖啡色的馬尾在轉身時飄揚起,散發出一股淡淡香氣。


是偏清爽的香水?抑或是洗髮精?又或是乳液的味道呢?

像這樣的香氣,淡淡的不帶侵略性,只在人靠近時不經意的撲鼻而上,讓他忽然對這間店的人事物好感度倍增。


他總覺得,對香氣的輕重拿捏,就跟掌握和人的距離一樣,是一門學問。

太濃太強烈的,會讓他不知該如何是好。

淡到聞不出味的,又太過不著痕跡,如同不存在一般。

握著筆的手尚未在記事本上記錄太多事情,他的思緒就已飄向遠方。



他回想起和那個人第一次說上話的情景。






那是在細雨綿綿不絕的五月裏。

巧逢圖書館維修閉館,不得已之下,他隨意挑了間學校附近的咖啡廳,打算在那繼續未完成的課業。


咖啡廳門口掛了個刻有店名的牌子。

裡面三三兩兩的老舊木頭桌椅,還擺放著些綠色植物,大約是能容納10人左右的空間。

雖位於學校附近,但意外的人並不多。

現在回想,可能是因為那裡簡樸的過頭,又沒有提供免費WIFI和插座的緣故吧。


他在那裡消磨了一個下午,並發現比起安靜的圖書館,偶帶有人聲和背景白噪音的咖啡廳更能令他專注。

從那天起,他就時常造訪這個乏人問津的小咖啡廳。

店裡偶爾會出現一名看似為老闆的白髮伯伯,但大多時間都只有名年輕男店員在料理一切。


他總是會點一杯黑咖啡,然後一路坐到咖啡廳打烊。

餓的時候,他會隨意點個三明治或簡餐來吃。






就這樣,在頻繁進出咖啡廳約一個多月後,他第一次被那個人搭話。


「今天的咖啡,如何?」


年輕男店員在幫他收拾餐盤時,忽然開口問道。


「嗯?你...問我嗎?」他有些吃驚,不太確定男店員是不是搭話錯了人。

「店裡只剩你一個客人...」男店員面無表情地撇頭示意。

「自然就是問你囉。」


「哦...今天的咖啡,也很好喝...」他有些慌張地回答,其實咖啡的味道他不怎麼在意過。畢竟他來這的目的只是唸書,吃食上這些小細節他並不曾多費神留意。


「和之前點的咖啡都一樣嗎?」店員微微皺眉。

「恩...,都一樣好喝。」看著店員的神情,他懷疑自己說錯了話。


在片刻沈默後,男店員忽然笑了出來。


「你都沒發現,今天喝的咖啡跟之前喝的不同嗎?」

「咦...不一樣嗎?」

「咖啡豆不一樣啊。你沒喝出來嗎?」


他低頭望著已經見底的空杯子,不好意思的回道。


「抱歉...我沒留意到...」

「今天的咖啡豆種類,比之前的酸多了,這樣你也沒發現。」像是發現什麼稀奇珍寶一般,男店員笑著調侃了他。


仔細一想,他好像從來沒見這店員笑過。

不管是點餐、送餐,他和店員從不曾有過非必要的對談。

甚至很多時候,常常是一個點頭或眼神示意就可以完成交流的。

在店員身體靠近為他收拾擦拭桌面時,他看見對方胸口別著的名牌 —----「K」。


「很不好意思...」他有些窘迫。


面對陌生人的搭訕,他向來不擅於應付,尤其是這樣尷尬的處境。

他不明白,為何今日店員就忽然找他搭話了呢?


「明天再沖別的咖啡給你。」


K露出篤定他明日也一定會再來的態度,恢復了以往的淡然神情。

接著K轉身走回櫃檯內,留下他滿腹的困惑。






隔天,他再度準時地來到咖啡廳報到。


推開店門時,不知為何,他的心有些不安地跳動。

不過當K用著一如往常的態度,面無表情地對他點頭致意時,他稍微鬆了口氣。


如果對方忽然滔滔不絕地朝他搭話,他大概會緊張的想奔出店門外吧。


「這是今天的咖啡。」


他還沒回過神,一雙大手就將冒著熱氣的白色馬克杯放到他面前。

在他抬起頭與K四目交接時,他看見對方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眼神。


於是,不同於往日專注於書本上食不知味的吃法,今天的他,細細地啜飲了第一口咖啡。

比起苦澀,這杯黑咖啡更多的是微酸柔和,或許是錯覺?他感到有股柑橘味刺激著他的鼻腔。


原本以為K會在他喝完後立刻過來攀談,而緊張的繃著身子。

但等了許久,K依舊自顧自的忙著,他也就漸漸放鬆心情,將精神集中在書本上了。




終於在打烊前,K來到了他身邊。


「如何?今天的有喝出不同嗎?」

「恩...好像有點柑橘香?」

「哦?」K挑眉,露出爽朗的笑容。

「看來你也不是味覺白痴嘛。」


那人笑的時候有很深的酒窩,有種他覺得說不出來的好看。

多笑一點的話多好,他心想。


「平常太專注在唸書上了...吃喝什麼的就沒怎麼注意,能填飽肚子就好...」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,並試著擠出客氣的笑容。


在說話的同時,他默默在心底希望對方不會覺得這笑容很尷尬,畢竟,他並不是個擅長微笑的人。


「太可惜了,多糟蹋這些食物啊。」K嘆道。

「明天會再泡別的,記得來喝啊。」






就這樣,有別於過去,他開始留心起每日品嚐的咖啡滋味。

不僅僅是咖啡,就連吃的餐點、用的點心,他都開始細細觀察和鑑賞。


「我在裡面加了薄荷。」有時K會單刀直入的跟他介紹細節。

「有吃出跟上次的不同嗎?」有時對方也會像抽考般的測驗他的觀察能力。


白天他們不會有太多交流,但每到打烊之前,店裡只剩下他倆的時候,他們就會聊上個幾句。




內向的他從小到大都沒什麼朋友。

就算他有心與人親近,過於謹慎客氣的態度常常被人認為有距離感。

所以當別人過著多采多姿的大學生活時,他依舊終日埋頭苦讀。


跟人際關係不同,讀書這件事,只要努力就會有相對應的回報展現在成績上。

他對於這樣踏實的因果關係感到安心。



在遇到這個K之前,他感覺甚至從沒跟人聊過這麼多話。


「我想問你,為什麼那天會忽然換了我的咖啡呢?」在聊上了一個多月後,他鼓起勇氣問。


這天,K給他泡了一杯拿鐵。理由是他最近黑咖啡喝太多了,容易傷胃。

像K那樣大又厚實的雙手,居然可以拉出如此精細的拉花,他覺得意外又佩服。


「哦,因為你看起來就是不會享受生活的人啊。」對方一臉理所當然地回答。

「享受...生活...?」

「你沒注意過生活裡的細節吧?」


K邊清理著咖啡渣,邊繼續這個話題。


「喝咖啡不知是苦是酸,吃東西也沒吃出個味,我想你甚至出門都沒留意過今天的天空是雨還是晴天。」

「有那麼誇張嗎...」他嘀咕。

「那我考你,這間店一進門的牆壁貼了張大海報,上面是什麼圖案啊?」


聽到這個問題,他本能地想轉過去看,卻被K的手飛快的遮住眼前視線。


「欸!不能偷看啊。」


他想了想,慢條斯理的回答。


「呃...好像是藍色的海報...?」

「還有呢?」


他用力的回想,卻一點頭緒也沒有。


「我不記得了...」

「你看吧,你幾乎天天來,天天看到它,但海報上面的圖是圓是扁你根本都沒看進眼裡過。」


K收回他的手,聲音中的笑意似乎在說著 — 你看啊,我把你看得透透的。

在視線獲得自由後,他看見了,門口的海報有著藍綠色的天空,下面有兩個人倒在地上相擁著。在最上方,寫著大大的「春光乍洩」四個字。


「生活中明明有這麼多細節,你卻不曾在意過他們。」


聽到K說的話,他語塞了。


其實,他並不是沒有意識到自己與這世界的距離,所以他努力準備考試,想在畢業後去去看其他國家,用不一樣的角度認識這個世界。

或許在原本的環境中,也可以辦得到這件事,但他總有種被束縛住的感覺,因此如果真的要嘗試,那就去一個新的地方吧,他如此想。







自那天之後,每日打烊前的閒聊變得越來越長了。


他知道了K喜歡什麼樣的歌,知道K想去什麼樣的國家遊歷,知道K討厭的客人類型,也得知了K未來的夢想。


「我想開一間自己的咖啡廳。」


今天的K將黑色的瀏海向左側旁分,非常好看。


「什麼樣的咖啡廳?」

「很多細節的咖啡廳。」K笑。

「手沖我愛的豆子,貼我喜歡的電影海報,放我欣賞的音樂,店裡的每個細節都可以看到用心的那種。舉例來說吧,」


K拿起店裡桌上老舊的布織杯墊。


「我想在杯墊上印一個瀑布的圖案,翻過來後,會看到底下畫著兩個小人。」

「瀑布?為什麼?」

「這你就要看那部電影才會懂了。」


K用下巴比比門口的那幅海報。據說那是他為了讓這間店不要那麽簡陋,擅自主張貼上去的。

他盯著那張海報,若有所思。

因為他第一次發現,原來那張海報上相擁的兩個人,都是男生。






漸漸的,他發現自己越來越期待與K碰面的時候。

即使白天,在其他客人面前他們不交談,他還是可以感受到對方的存在。


像當自己被陽光曬的刺眼時,注意到不知不覺被人輕輕降下的百葉窗。

或當發現明明早已喝盡,卻不知什麼時候被貼心斟滿的咖啡杯。


和K熟識後,他發現他不僅開始留意生活裡的細節,更對很多不同的事情湧上許多情緒。

就這樣,暑假幾乎要結束了。


「以前的傍晚天空,有這麼美嗎...」他單手托腮,看著窗外的夕陽晚霞喃喃自語。

「你說什麼?」K的聲音從後面傳來。

「沒什麼。」他被忽然靠近的K嚇到,立即將視線轉回到書本上。


K狐疑地看著他,邊為他收拾空杯。


「是說,最近二輪戲院要重播老片。也會播那片喔。」K眼神掃過門口的那張海報。

「要一起去嗎?」


「咦?」突如其來的邀約,讓他又驚又喜。


「沒興趣?」

「不...我...我想看。」他有些結巴。

「哦。」對方笑。

「那這週五提早打烊,我們去看吧。」






很快的,週五晚上來臨。

他站在店門口,侷促的等著K關上咖啡廳鐵門。


「走吧。」對方遞給他一頂全罩式安全帽,自己則是戴著簡單的西瓜皮。


二輪戲院在某個小型夜市的中心,廉價的戲票,老舊的設備,還是吸引不少年輕男女前來觀賞。

他們將車停在附近的停車場後,徒步前去。

K逕自上前買了兩張票,當他要遞錢的時候對方拒絕了。


「我請你。」


他感受到胸腔與腹部皆有股燥熱。


最後一次看電影,是和家人一起。他從沒有要好到可以約出來看電影的同儕。

在別人眼裡,他們看起來是不是一對很要好的朋友呢?

他難以言喻心中的那股情緒。


這股情緒在電影開演不久後,依然在他體內打轉。

只是王家衛拍的畫面實在太美太美,偶爾他會看呆的忘記了呼吸。


電影中的主角們,愛得那麼直接、那麼深刻、又那麼糾結。

他也會有這樣的勇氣嗎?也會遇到即使讓他遍體鱗傷,也依然難以放手的愛情嗎?


當電影接近尾聲,畫面轉到壯大的伊瓜蘇瀑布時,他忽然感受到有人牽起自己的手。

是K,將自己的大手包覆在他的手背之上。


他感受著對方手心的溫度,幾乎連自己的脈搏和對方的脈搏都可以感受到。

電影中瀑布的聲音傳入他耳中,漸漸地蓋過他的心跳。

K將他的手返握,用十指交扣的方式與他結合。

黑暗中,螢幕光影閃爍,他感覺周遭的一切悄悄離他們遠去,獨剩他二人在這宇宙。







謝幕的畫面跑了好久,似乎永遠不會結束般。

但電影結束的同時,他還是在燈光亮起前抽回了手,


走出戲院後,他們沿著馬路散步著。

兩旁有著各式熱鬧的攤販,他卻無暇注意。


「餓嗎?」K問。


他搖搖頭,想說什麼卻又不知該說什麼。


「那回去吧。」看他搖頭,對方示意他一起去牽車。


人來人往之中,K忽然輕扶了他的腰靠近自己,像是怕他被人潮沖走般。

他不知所措,只好順從地靠往對方的方向。


不知不覺,他們已走回到當初來時的停車場。

停車場的燈很微弱,只遠方還能聽到夜市傳來的喧嘩人聲。

K利索地插入鑰匙轉動,打開車廂拿出安全帽。

在他還沒反應過來之前,K就自然地幫他戴上安全帽。


他可以感受到K吐出的氣息呼在自己臉頰上的溫度。

而對方直視自己的視線,像要望穿他一般。

他不自覺地別開雙眼,同時感受對方的面龐緩緩靠向自己...


那瞬間,他們靠的好近好近。


心臟狂跳的頻率擾亂著他的思緒。


實在是太近了。


最後一刻,他將臉轉向一旁,驚慌失措的低語道一句「我...我不是...」,便再也發不出聲來。

巨大的沈默包圍了他們倆,好像連遠方的聲音都消失了一般。


片刻之後,他感受到身前的溫暖輕輕地離開了他。

他怯生生地抬頭,看見K一語不發地默默發動車子引擎。


「走吧。」對方說。


他乖乖地上了車。


一路上,他們沒有再說過一句話。

夏日涼風吹的他肌膚有些微冷,但他的心是熱的。


在送他到車站後,他下了機車。


—----- 「電影很好看,謝謝你。」


他想這樣說,口中卻擠不出半個字。


「對不起。」在他開口前,K就先發聲了。


他抬頭看,想說些什麼,但還來不及開口,K就騎車離去了。






好幾天,他不敢去咖啡廳。

他理不清自己的心,也不確定那天發生的事究竟代表什麼。


後來再去咖啡廳時,K已經不在了,只剩白髮的伯伯在打點店裡。

他鼓起好大的勇氣,才問了老闆有關K的去向。


「哦,他去中南美洲那進修了,說是去學和咖啡豆有關的事。」

「去多久呢?」

「應該一個月而已吧?」老闆漫不經心地回道。


可是後來,他等了一個月,又等了三個月,都沒有等到K的歸來。

同時,他的考試過了,必須籌備出國。


就這樣,直到他出國前,他都未曾有機會向K道一聲再見。









剛離開台灣的那幾年,他始終無法放開自己。


他時常回想起那日在電影院中看見的瀑布。

想起K若有似無的親近,想起海報上相擁的那兩人,還有想起最後他與K最後在停車場時,他胸口的悸動。


在寬廣的澳洲土地上,他遇見了很多人事物。

與K曾聊過的點點滴滴,還有K曾交會他留意的那些日常中的細節,讓他比以前更能夠放開心胸,也更誠實的面對自己、面對世界。

然而不管外面的世界再遼闊,他總是心繫著台灣的風景,於是在完成進修後,他選擇回到台灣,並找了一份不錯的工作。


每個週末,當他有空時,就會造訪各個不同的咖啡店。

他總是會留意每間咖啡店的各個角落細節,期望能發現那個令他熟識的影子。


像這樣尋尋覓覓,已成為他的習慣。






「哈囉,這是您點的拿鐵。」女店員清脆的聲音將他拉回人間。


他回神過來,發現眼前已放著自己剛剛點的飲品和蛋糕。


「謝謝。」


他輕輕地將杯子移開,帶著忐忑的心情看向底下的杯墊。

是一張全白無裝飾的紙質圓形杯墊。

一聲無聲的嘆息從他的口中呼出。


他拿起相機,抓了適當的角度拍了幾張。

當他在檢查相機照片時,女店員忽然從身後問道。


「請問是不是對餐點有不滿意的地方呢?」

「咦?」他連忙解釋「並沒有,怎麼會這樣說呢?」

「我看您剛剛好像對著餐點嘆了口氣,想說是不是不小心做錯了。」女店員一臉擔心。


「哦,不好意思,我是在想別的事情。」

「原來如此啊,是我誤會了。」



雖然有些難掩心中的失望,但他安慰自己,即使不是自己心所嚮往的,但一路上看到的風景,還是有各自的美麗。






此時,門上的鈴鐺響了。

他聽見身後傳來幾聲厚實的腳步聲,還有一個令他熟悉的嗓音。


「還不趕快來幫忙。」一個男聲對著女店員說道。

「老闆,你怎麼去那麼久?」女店員抱怨著。

「還不是因為你上次下雨沒關窗,讓一堆杯墊都報廢,我只好繞路去印新的啊。」男聲沒好氣的說著。


他心裡一緊,緩緩轉頭望過去。


進門的男人手上拿著一大包剛印刷好的杯墊,上面印著簡單黑線條勾勒出來的圖案。



那是一個瀑布的圖案。









他帶著忐忑的心向上一看,終於,他與那人四目相交。

對方露出驚訝的神情,接著,轉為一抹淺淺的微笑。


他笑著問。





「喂,今天的咖啡,有喝出味道了吧?」








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嗨嗨大家,西卡又來寫文了ヽ(●´ε`●)ノ


這次與丹(@dan_fooday)相聊合作,想與Dcard的大家介紹丹的質感帳號!

其實早在與丹聊聊之前,西卡就默默注意丹的IG版面許久





一開始以為丹是美食部落客,偶爾接接業配宣傳店家等

但後來才發現,丹完全沒有接任何廣告

純粹就是分享自己喜歡的事物

還有用照片紀錄一些食物的美好

如此不求回報的分享,讓西卡覺得很不可思議


每次看到丹的照片都覺得非常有意境

除了將食物的美味可口完全展現以外

也發現丹常常留意一些平常人可能不會注意到的細節風景


因此這次的文,就是建立在西卡對丹的想像上所寫的短篇🙈

也謝謝丹讓我自由腦內小劇場,生出這篇文


希望大家能和文中的主角一樣,在迷茫無知的旅途上

不忘享受留意世界的模樣、享受生活


最後放上幾張丹拍的照片,對各地約會小店/景點的同學,可以參考丹的IG看看呦!

喜歡的話也可以追蹤起來❤️ 西卡也很期望下次回台灣,可以去踩踩這些點🥰





















0 Comments